东南亚疫情升级,超90%的供应链将被破坏,全球制造业再告急

TESTCOO

发布时间:1月前

越南卫生部门最新公布的数据显示,越南周日(8日)新增新冠感染人数9690例,创下疫情爆发以来单日新增最高纪录。创纪录的病例激增迫使越南工厂大范围关闭,令全球制造业供应链再度趋于紧张。
 
截至目前,越南累计新冠确诊病例达219745例;累计死亡病例3757例。
 
 
新冠疫情直击越南服装业
 
超90%的供应链将被破坏
 
其中,越南最大城市胡志明市受灾最严重,该市上月实施了严格的社会隔离措施,包括对工人运输的规定,以及工厂车间的员工部署安排。
 
另外,新冠肺炎感染病例的创纪录激增已迫使越南南部工厂关闭,打击了全球最繁忙的服装和鞋类制造中心之一,并迫使全球品牌寻找备用供应商。
 
为阿迪达斯和耐克生产鞋子的台湾宝成、韩国Changshin两家大型鞋类供应商上月也暂停了越南的相关运营。台湾宝成去年出货了2.44亿双鞋,其中44%来自越南。
 
阿迪达斯上周警告称,到今年年底,供应链约束可能使其销售额损失高达5亿欧元。
 
台湾另一家运动鞋制造商丰泰(Feng Tay)上月也关闭了数家工厂。根据耐克网站数据,丰泰公司生产的鞋子占耐克年度销售额的六分之一。
 
越南纺织服装协会估计,新一轮疫情使得越南全国30%到35%的服装厂暂时关闭,越南服装业超过90%的供应链遭到破坏。即使在最乐观的情况下,今年越南服装出口规模也只能达到320亿至330亿美元,远低于390亿美元的目标。
 
此外,该行业工人的疫苗接种率“仍然很低”。据悉,在该国约9800万人口中,只有约1%的人完全接种了疫苗。
 
全球电子产业供应链雪上加霜
 
除了服装和鞋类,电子产品等其他行业也遭受了重创。
 
由于东南亚是全球主要的半导体芯片封装和测试中心,中国小米、华为、韩国三星、苹果等均在越南有产业链布局。主要集中在越南北部的工业省,而近期感染病例激增的越南北江省和北宁省就有数百家进入全球供应链的工厂。
 
全球芯片被动元件有15%-20%都在东南亚生产,其中越南和马来西亚尤为重要。受疫情影响,三星在胡志明市的工厂发生了减产。
 
与越南一样,马来西亚疫情也在今年夏天恶化,目前每日新增确诊病例达2万例,而且还在上升。
 
今年7月开始,马来西亚也实施了十分严格的封锁措施。由于芯片的生产、测试、包装都是劳动密集型产业,芯片业受防疫措施影响也十分严重。政府特别准许芯片工厂以60%的人手运行,而不必关门。
 
但是由于全球芯片业在本轮东南亚疫情之前已经面临短缺,东南亚工厂即使只是减产而非完全停产,也进一步加剧了对芯片供应链的破坏。
 
在需求端,疫情增加了对线上办公、电子游戏等的需求,使得全球对芯片的需求也水涨船高。供给减少和需求增加的双重冲击,意味着芯片短缺可能不会在短期内结束。
 
全球第三大电子产品代工商Flex曾在今年6月预测,全球芯片短缺可能要到2022年底才好转。而随着东南亚疫情进一步破坏芯片制造业,这一时间很可能还要向后推迟。
 
全球供应链具有“牵一发而动全身”的特点,一旦其中一个环节受到扰动,上下游产业就都会受到波及。汽车制造业就受到了疫情形势本身和芯片短缺的双重影响。
 
7月丰田在泰国的三家工厂停产。正在运行的工厂也因工人居家隔离或发生聚集性疫情等因素受到干扰,本田等多家车企在东南亚的产能均受此影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