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元大幅贬值波及亚洲多国出口,对中国外贸影响几何?

TESTCOO

发布时间:1月前


近期,一向被视为避险货币的日元汇率连续下跌,4月19日,东京外汇市场上日元对美元汇率跌破了1美元对128日元的整数关口,20日一度突破129,续创20年来新低。5月5日,日元对美元汇率甚至达到1美元对130.35日元。

事实上,今年以来日元已经连续贬值,从3月初至今的一个半月时间内,日元相对美元已经贬值超过10%。

在日元大幅贬值的背景下,亚洲其他国家货币也在近期有走弱迹象,3月以来,韩元、印度卢比、泰铢、马来西亚林吉特出现了不同程度的贬值。

此外,由于东南亚经济体在出口商品结构有重合或处于同一产业链的上下游,导致各国之间存在竞争。

花旗集团表示,由于竞争压力,韩国等亚洲工业化国家将更多地感受到日元疲软的影响。以Johanna Chua为首的分析师表示,韩国与日本的净出口相似性最高,其次是新加坡和泰国。日元的不佳表现最终可能会打击韩国央行的鹰派立场,新加坡金管局也会受到一定程度的影响。

美日汇率是否会长期停留于130附近?

在美、英、欧等央行均已开始紧缩步伐或发出紧缩信号之时,日本央行却仍保持宽松的货币政策。分析显示,日本与他国货币政策的分化,叠加近期高油价带来的贸易收支赤字与贸易条件恶化,共同推动了日元的快速贬值。

兴业研究分析师余律等提出,本轮日元对美元的顶部还未探明,或将在125附近震荡后寻求突破,上方阻力位为130、135。然而需警惕日本央行货币政策边际收紧的可能性,倘若日本央行扩大10年期长债的收益率波动区间,则可能引发日元波段性升值。

中金公司分析师李刘阳等认为,在日本参议院选举之前,美日汇率长期停留于130附近或以上的可能性较低。若日元过度贬值,则会提高进口商品价格,进而降低家庭的实际购买力,最终或将对内阁支持率带来负面影响,届时政治层面或带来修正弱日元,以及修正日本央行货币政策的压力。今年上半年弱日元的基调大概率还将持续,其对2022年6月底的美日汇率预测上调至120,预计后续美日汇率将逐级回落,今年9月底与12月底的美日汇率预测分别为117与115。

亚洲其他国家货币相继贬值

目前,日本央行对日元的一路贬值基本呈现放任的态度,日本央行行长黑田东彦表示,日元疲软对日本经济整体来说还是积极的。

一直以来日元贬值被认为是日本出口的有力提振,但这对于亚洲其他制造业国家而言意味着更强的竞争,与日本出口结构类似的国家很难对本国货币兑日元的升值“坐视不理”。

外汇市场上,日元持续贬值带来的蝴蝶效应已经开始显现。3月以来,韩元贬值3%、印度卢比贬值1%、泰铢贬值3.3%、马来西亚林吉特贬值2%、菲律宾比索贬值2.1%、印尼卢比和越南盾波动较小。

贸易结构相似 东南亚多国出口受影响

在经历了全球四次制造业产业转移后,东亚地区先后承接了钢铁、化工、纺织等传统加工密集型行业的转移,后又扩展至包括汽车、机械、电子等资本密集型和技术密集型产业,发展了东亚经济的“雁阵模式”。

这也使得东亚很多国家和日本实质上采取的是同一种发展模式,即首先发展加工制造业,依靠相对低廉的劳动力和汇率赢得海外市场。自1995年以来的制造业产品全球出口份额看,最显著的变化便是东亚份额和北美份额的此消彼长。

但另一方面也导致东南亚经济体在出口商品结构有重合或处于同一产业链的上下游,并且随着各国的产业优化升级,贸易结构正在由分工化的互补转变为相互竞争。

以出口相似度指数(ESI)来衡量,韩国、日本、马来西亚、越南、印度等国家在出口商品结构上相似。分国家来看,在过去二十年间,印尼、菲律宾、泰国、越南与其他东盟国家的出口相似度稳步抬升,反映了其深入全球产业链的过程。

而马来西亚、日本和韩国的出口相似度则一直保持在较高的水平,新加坡与东盟国家的出口相似度小幅回落。

具体从产品来看,以日韩为例,两国的主要出口产品都集中在半导体、运输设备、石化制品、机械设备等中高端工业制成品。

菲律宾、马来西亚和越南的电器和电子产品出口比重分别达到56%、39%和35%,另外在纺织品、服装及鞋类出口上,印尼和越南的比重也接近20%。

一方面相似的出口结构就意味着竞争,同样的芯片,由于日元贬值使得日本出口的产品比韩国的更便宜,买家自然就会“用脚投票”,给竞争性产品的出口带来巨大压力,从而倒逼“竞品”贬值。

另一方面,处于同一产业链上下游的国家,即便不存在直接的竞争关系,汇率波动带来的进出口价格波动也会影响其最终产品竞争优势。从上游进口的商品便宜了,中游加工国就会有竞争性降价的动力以期提振自身出口,那么上游国家的货币贬值也会向下游国家传导。

韩国出口产品面临竞争压力

韩国和日本同为出口导向型经济体,双方的钢铁、机械等出口产品都存在竞争。众所周知,汇率贬值有利于出口。现在日元大幅贬值,韩国产品在全球市场上的价格竞争力也面临挑战。

近年来,韩国约有40%-50%的出口产品在国际市场与日本展开竞争。最近日元贬值,韩国的产业界高端关注日元的走势。韩国商界担心如果日元进一步走弱,会影响韩国的出口经济。

数据显示,今年3月份100日元还能兑换1000多韩元,但4月一度只能兑换950多韩元,为2018年以来的最低。

韩国专家警告,日元贬值还可能导致韩国出口型中小企业的竞争力减弱。与生产成品的大企业不同,很多韩国中小企业经营着零部件和中间材料,出口时同样需要与日本企业竞争。这些韩国中小企业大多没有能力在海外投资建厂来规避汇率风险,遭遇低价竞争时很容易一蹶不振。

值得一提的是,2013-2015年日元也曾出现贬值,彼时韩国的出口额从2014年12月至2016年7月连续19个月的同比减少。

而现在韩国企业又面临着同一种情况。分析人士称,日元现在仍在继续贬值,对韩国企业的影响可能会越来越明显。韩国官方及企业应该及时采取措施来应对日元贬值带来的影响,否则将会出现严重的后果。

日元贬值对日本本国企业有何影响?

李刘阳等指出,日本大型企业中以出口商居多、且日本为对外净债权国,日元的贬值有利于出口企业的盈利以及日元计价资产的升值。

近期伴随日元的快速贬值,日本股市的表现也好于标普、道指和欧洲股市。目前日本通胀压力虽存在,但远小于欧美其他发达国家,在此背景之下,存在日本当局容忍日元快速贬值的可能性。

从日本国内物价来看,企业的成本正在上升,但并未充分传导到消费端。数据显示,3月份,衡量企业之间商品和服务价格的企业商品价格指数(CGPI)同比上涨9.5%,接近纪录高位;以日元计价的进口价格指数较上年同期上涨33.4%,这表明日元近期的下跌正在推高日本企业的进口成本。

不过,由于工资增长疲软拖累了消费,日本企业将上升的成本转嫁给消费者的速度一直很缓慢,消费者通胀率一直低于日本央行2%的目标。据悉,日元汇率的变化尚未严重影响到日本居民生活,国内物价并没有出现飞涨的迹象。

对中国出口影响不大

中国政策科学研究会经济政策委员会副主任徐洪才表示,日本经济韧性和金融体系稳定性强于很多新兴经济体,日元大幅贬值不会对日本经济造成大的冲击,不会引发其他国家的大规模连锁反应,日元大幅贬值对中国出口影响也不大。中国要高度关注中美国债收益率倒挂及其影响,打好政策组合拳,确保宏观经济稳定运行。

来源:信息服务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