测库|testcoo
测库|testcoo

测库>行业资讯>接下来,出口到哪些国家风险最高?

接下来,出口到哪些国家风险最高?

来源:互联网 · 作者:测库头条君 · 2018-11-12 13:30:33

今年对外贸人来说,是危机重重的一年,美国挑起贸易战,中美贸易受挫;强势美元的影响下,曾经的新兴市场遭遇了本币大跌,不得不采取限制进口的办法来稳定汇率……


以下给大家归纳一下贸易风险急剧上升的国家或地区,请在与这些国家客人做生意时加强风控意识、严守付款底线。


美国


自今年4月3日,美国搞了第一份500亿美元商品的拟加税清单开始,今年中美的贸易形势就在逐渐恶化中。到9月24日,已有价值2500亿美元的中国商品被美国加征10%-25%的关税,这几乎占据了中国出口美国的半壁江山。


目前已经有部分外贸朋友反馈说,在清单刚刚落地时,由于买卖双方都大意了,货到港口才发现需要缴纳额外的关税,所以发生了买家弃货的情况。


另一方面,美国今年的零售业也不景气:曾经帝国般存在的玩具反斗城关闭了美国境内的全部门店;百货店的“老祖宗”西尔斯申请破产保护了;在经济危机时异军突起的“穷人超市”Dollar Tree考虑关店,缩减规模,减少40%-55%的产品数量……


美国零售业的倒闭潮从去年拉开序幕,一年之内约9000商舖关门大吉,50个连锁品牌申请破产,数字双双创新高,媒体形容为“零售末日”。今年情况的情况似乎更差,预计会有超万家店舖倒闭,超过20个大型零售商破产。


中信保的数据则是更直观的说明,2018年1-9月,中国信保在北美地区承保金额为425.6亿美元,同比增长7.0%。在一般贸易出口方面,美国百货零售行业破产状况继续恶化,买方违约大幅增加,风险指标同比恶化。中美发生贸易摩擦以来,美国买方因无力缴纳本国进口关税而弃货,或因成本上升导致下游销售不佳,进而恶意拖欠货款的情况有所增加。


虽然9月份中国对美出口贸易顺差再创新高,对美国出口同比增长14%,高于上月0.8个百分点,连续两月回升。但这很可能是加税全面落地之前的一波出货热潮,未来的前景未必乐观。毕竟贸易战要打多长时间,会不会再度升级,我们谁都说不准。


毕竟特总统时不时还要叫嚣一下,对中国商品“ALL IN”——全部加税。他的任期还有2年,谁知道今后是怎样一个走向呢?


崩盘四国


除了主动关上大门的美国,还有一些国家撑不下去了。

有个新名词叫“崩盘四国”(VITA),这四国分别是委内瑞拉(Venezuela)、意大利(Italy)、土耳其(Turkey)、阿根廷(Argentina)。


委内瑞拉不要提了,钞票已经跟废纸一样。


2017年以来,美国以“民主和人权”问题为由不断扩大对委内瑞拉的经济和金融制裁。受此影响,与委政府和国内企业有关的美元账号的交易都受到了严格限制。因委内瑞拉过度依赖石油,未能积极发展本国经济,又遭遇美国的强势封锁,使得其金融面临前所未有的“围城困境”。


据委内瑞拉发布的一项报告显示,该国现在的日通胀率为4%,月通胀率从8月的223%升至233%。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今年较早时表示,预计委内瑞拉今年通胀率可能达到1000000%。


意大利其实是欧洲隐藏着的炸弹,一旦出事,非同小可。


意大利是欧盟第三大经济体,今年以来,意大利始终是欧元区内部最为危险的一环。近几年来,欧洲央行一直在买入意大利国债,以维持该国较低的融资利率。对意大利来说,其债务占GDP的比例已经高达132%,在欧元区仅仅低于希腊,政府支出的8%用于支付债务利息;任何超过2%的财政赤字比例都可能增加负债率,推高政府和民间的借贷成本,殃及经济发展,甚至有可能陷入希腊那样的财政困境。


而意大利政府刚刚将2019年财政赤字占GDP的比例上调至2.4%,比之前承诺的1.6%高出0.8个百分点。欧盟对此非常头痛。


土耳其则在今年遭遇了本币里拉的崩盘。


今年里拉已经下跌约37%(不过近两周倒是上涨了10%,不知道是不是已经来到了拐点),并且货币危机的影响已经扩散到更广泛的经济领域。9月土耳其CPI较上月环比上涨6.3%,交通成本和食品价格的大幅上涨,涨幅分别为37%和28%。


过去十多年来,土耳其一直是新兴经济体中增长较快的国家之一,从2004年到2017年,土耳其的年均增速高达5.83%。但没想到,这只是“虚胖”。美国一制裁,点燃的导火索瞬间烧尽了所有繁华的表象:高外债、依赖石油进口、经常账户赤字、政治不稳定、高通胀……土耳其政府一筹莫展,并没有应对良方。


已经有不少外贸人反馈说,“土耳其受美国经济制裁以后,客户说打不了款了”“里拉贬值严重,新谈好的客户最后不了了之了”……


一方面美国的制裁会收紧美元通道,很多土耳其商人或将找不到付款渠道,我国银行收汇也会收紧,需要重重审核。更重要的是,当货币大幅、迅速贬值将造成当地进口商的成本上升,所以部分土耳其商人会选择暂停贸易,甚至暂停尾款支付。


土耳其“帝国梦”的破灭不仅影响了那些抗风险冲击较差的新兴市场国家,而且也影响了欧洲未来的稳定发展。这一颗“雷”,非同小可。


阿根廷比索是今年当之无愧的“新兴市场最差货币”。


自4月下旬陷入汇率波动后,这个南美第二大经济体的通胀率已达30%,今年前8个月,阿根廷比索更是达到了98%的贬值幅度。9月25日,刚刚上任3个月的阿根廷央行行长宣布辞职,大批民众走向街头,抗议通货膨胀。当天,美元对阿根廷比索的汇率报40.0,收创历史新高。而2017年初时,美元对阿根廷比索的汇率为17左右。


根据浙江信保最新发布的外贸信息显示,今年1-9月,阿根廷国别项下的报损案件数量同比增长56%,报损金额同比增长约3.5倍!


同时,阿根廷本土的一些制造企业为了维护自身利益,正在要求阿方政府制定限制进口的政策以保护本国产业的发展,纺织品类、鞋类和玩具类产品恐将中枪。


更为严重的是,这一套多米诺骨牌或许也将拍倒其他众多新兴市场国家。国际金融协会认为新兴市场的脆弱性还会向更大范围扩散,且高度集中于部分国家,南非、印尼、黎巴嫩、埃及和哥伦比亚也尤为危险。


收紧进口的国家


在亚洲市场,印度、印尼等国同样遭遇了本币大幅贬值,多国已经出台政策限制进口,希望以此稳定汇率。但目前看来这一招真如螳臂当车——一点用也没有。但这不妨碍他们缩减“奢侈品和非必需品”的进口,并且他们大多认为,这是发展本国制造业的良机。


这样的政策导向将严重影响“中国制造”向这些地区出口。


1、印度


印度在国庆节前刚刚宣布提高19种“非必要商品”进口关税,一过完“十一”,10月11日,他们就又宣布再上调17种商品的进口关税,并且也是毫无缓冲时间,10月12日立刻生效!


9月26日公布的关税调整提高了空调、冰箱、洗衣机、鞋类、扬声器、子午线轮胎、珠宝、部分塑料制品、行李箱以及航空涡轮燃料等进口商品的关税。


10月11日公布的关税调整提高税号HS 85176100 (Base stations,基站)及HS 85176990 (Others,其他)项下产品进口关税,由10%提高至20%,主要包括通讯设备及零组件产品如基站、光纤传输设备、网路电话设备(VoIP)等。


9月27日+10月12日这两波提高关税措施,涵盖产品进口总值约为168亿美元,占印度进口总值的2.8%。这已经是印度年内第6次提高进口关税。


今年以来,印度卢比对美元汇率已大跌12%,本月初,卢比甚至一度跌至1美元兑72.5587的历史低点,可以说是亚洲新兴市场货币大跌的领头羊。


印度政府一方面希望通过限制进口来稳定汇率,另一方面也希望可以借此机会发展“印度制造”。这种排他性必然会殃及中国制造。


2、巴基斯坦


好兄弟巴基斯坦也没有扛住日益扩大的贸易逆差。巴联邦税收委员会10月16日发布公告对570项奢侈品和非必需进口商品征收5%-90%不等的进口调节关税,进口调节关税有效期至2019年6月30日。


这570个产品项下,有80个是首次征收关税的,包括:活动物、肉类、鱼类、蛋类、纸和纸板、摩托车、自行车,它们现在都将被征收5%-10%的关税。


巧合的是,也就在整整一年前,2017年的10月16日,巴联邦税务局(FBR)公布1035号特别法令,对731种进口品征收10%-80%的监管关税,以控制巴国内不断飙升的进口额。


每年都来这么一出,真的没什么用啊!


还有一个贸易大国


还有一个国家,今年也被折腾得死去活来,那就是伊朗。


在今年的5月8日,美国总统特朗普宣布将在180天内重新实施对伊朗的制裁之后,伊朗货币里亚尔经历了断崖式的暴跌。5月由1美元兑换5.2万里亚尔贬值到6万多;6月中旬的一周内,汇率突然从6万变成9万;到了9月5日,伊朗里亚尔兑美元跌至历史低点,报1美元兑146000里亚尔。


为了拯救不断缩水的外汇储备,6月20日,伊朗工业部下令禁止对四类共1339种商品的进口,“以减少10亿美元的外汇流出”。消息公布后,许多德黑兰大巴扎的商人关闭了店铺,举行示威游行。


雪上加霜的是,伊朗政府新制定的政策要求8月7日后进口商品进行清关时,进口商须支付货物外汇差异附加费,有关差异是指官方汇率(里亚尔兑美元42000:1)与二级市场汇率的差价。这一新规公布后,遭遇了伊朗本地进口商的强烈反对,货主甚至不去清关,造成了港口货物堆积。


趋向缓和的是,11月6日,美国国务卿蓬佩奥宣布,将暂时允许8个国家和地区继续进口伊朗石油,获得伊朗原油进口豁免的地区包括中国大陆、中国台湾、印度、韩国、日本、希腊、意大利和土耳其。中国获180天临时豁免。虽然给予豁免,但美国期望这些地区未来几个月持续减少对伊朗进口石油。未来贸易环境仍不容乐观。


其他风险较大国家


其他风险较大的国家,我们选取了外贸大省浙江省今年前三季度的中信保报损数据,也具有相当的参考意义:

亚洲地区,印度、越南、阿联酋、巴基斯坦等国家(地区)案件个数及报损金额均同比大幅上升。从出险率来看,浙江省企业出口较多的亚洲国别中,乌兹别克斯坦、沙特阿拉伯、印度尼西亚、阿联酋、斯里兰卡、孟加拉等国风险水平尤为显著。


欧洲地区,土耳其、意大利、法国、荷兰等国家(地区)案件个数及报损金额均同比大幅上升。从出险率来看,土耳其、俄罗斯等国风险水平较为显著。


非洲地区,摩洛哥、突尼斯等案件个数及报损金额均较去年同期大幅上升。从出险率来看,加纳、坦桑尼亚、突尼斯、肯尼亚、尼日利亚、摩洛哥等国风险均远超全球平均水平,建议出口企业特别关注。


拉丁美洲地区,巴西、阿根廷、秘鲁等国的案件个数及报损金额较去年同期呈现较大增幅。从出险率来看,秘鲁、阿根廷等国的风险偏高。


北美洲和大洋洲的风险水平均低于全球平均水平。北美洲报损金额主要集中在美国,且案件数量及报损金额均有不同程度的增幅。